当前位置:首页>> 文艺人物

作家吕文秀
文章来源:《攀枝花文学》2020年第1期  发布时间:2020-03-17
  

 吕文秀,1948年8月生于陕西乾县,先后毕业于西安公路学院和四川师范大学。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20世纪60年代开始文学创作,作品散见于《人民日报》《文学报》《人民文学》《诗刊》《词刊》《解放军文艺》《中国作家》《星星》《山花》等100余家报刊,部分诗作收入《中国二十世纪抒情诗精华》《中国精短诗选萃》等20余种文学选本,部分歌词作品收入《2007年中国歌词精选》《中华美歌曲集》《当代歌手喜爱的歌》等多种选本。出版诗歌集《忘忧谷》、歌词集《城是一朵花》等著作多部。

 

放飞诗词天地宽

 

吕文秀

 

诗花灿烂

 

我开始写诗,起步于上世纪六十年代,那是诗坛非常沉寂的年代,《星星》等国内诗刊相继停刊。

说实话,最初的诗歌创作是被老师“逼上梁山”的。那时,我正在学校办墙报,墙报,专栏许多时候需要补白,老师说,你就学着补一首短诗吧。我硬着头皮写,隔三差五就有诗作“发表”。后来诗作常常受到同学们赞赏,这竟然成了我诗歌创作的动力。我第一次斗胆把几首习作寄给陕西人民岀版社,初次投稿,羞涩是难免的,稿件通讯地址留的是陕西老家。在期盼而又忐忑的心情中,日日等待釆用通知,十个月过去了,等来的是石沉大海,秋风落叶。一年后,老家突然收到岀版社样书《山花红似火》,这是一本工农兵作者诗歌合集,其中选用了我的诗作《高粱红了》。乡亲们非常喜欢这首诗,他们有的朗诵,有的传抄,说写岀了他们的心声。他们的鼓励唤醒了我的创作热情。

写作热情高涨,《攀枝花日报》便常常有我的组诗问世。那时,我已在企业连队工作,在那段轰轰烈烈的三线建设时期,吃的是盐巴饭,喝的是金沙江水,住的是席棚子油毛毡房。夏天来了,席棚变蒸笼,蒸得人汗流浃背。没有桌子,我就找一个空炸药箱子,没有稿纸,就找别人扔掉的烟盒,一首首创业诗就这样伴着汗水从席棚子蒸岀来。攀枝花诗人群体用这些汗水蒸腾岀来的创业诗得到全国诗坛的认可,《四川文艺》杂志多次来攀枝花组稿,多次以“写在创业的大旗上”等栏目发表,这些诗作随后入选人民文学出版社岀版的诗集《祖国要钢我们炼》。攀枝花诗群的创业诗在全国引起了很大的反响。我被推荐参加了省作协召开的创作会议,参会的诗人有一个共识:四川诗歌单打冠军是张新泉,团体冠军是攀枝花创业诗群,双打冠军是成都的谭楷和杨世运。

从火热的生活中悟岀诗意,重要的不是生活本身,而是对现实生活的感悟、 提炼和升华。一九九○年前后,我的诗歌创作岀现了“井喷”现象:《人民日报》发表了《质量检验员》,《人民文学》发表了《童年》,《诗刊》发表了《看戏》《釆蘑菇》,《中国作家》发表了《写回忆录的老红军》《国旗》《国歌》,《萌芽》发表了《太阳神的雕像》《都市没有空间》,《诗歌报》发表了《青藤》,《诗人》发表了《背影》《熄灭》,《飞天》发表了《烈性的酒》《常年茶客》《独居》,《世界华人诗刊》发表了《鸽哨》《喜期》,《星星》发表了《小街》《命运》等三十余首。此后,人民文学出版社要出版二十世纪优秀短诗集,由北京大学中文系学生从一百年报刊中海选作品,我创作的诗歌《思念》被选中,编入《中国二十世纪抒情诗精华》。

小诗像海滩上的彩色贝壳,虽只有三五行,甚至一行,却是艺术镜头的高度集中,它自然天成,有一双足以传情的“眼睛” 。

一生写诗,终有感悟,认为诗绝非只是茶后消遣,更重要的是有对人生意义的追寻。诗不但可以诗化生活,还可以净化人的灵魂,开阔人的胸怀,启迪人的智慧。

 

编辑甘苦

 

如果说文学创作是一个人的耕耘之路,那么编辑工作则是一群园丁的劳动,个人创作的成就全在于才华和汗水,而编辑工作更多的是慧眼识珠,群策群力。一九八三年,我已在诗坛崭露头角,有百余件作品在各地报刊发表,得到了市文联的赏识。毫无准备地,我突然接到市文联的电话,商议调我进《攀枝花文学》编辑部。可原单位宣传科正缺宣传人才,说什么也不同意放人,好在年底从外单位调来一位新的一把手,经过我再三做工作,新领导终于拍板放人。一九八四年初,我终于如愿以偿,调入市文联做诗歌编辑。

一九八四年正是全国文学蓬勃发展的一年,那年《攀枝花文学》创办了全国性的函授学堂“创作大学”,刊物邀请了贾平凹、田间、谢冕、雁翼、艾芜等数十位中国一流作家当辅导老师,函授学员近千人。学员的稿件如雪片般飞来,作品之多,编辑工作量之大,令人难以想象。编辑们在办公室忙碌了一天,晚上还得把稿件抱回家伏案夜战。我第一次体验到做编辑工作的艰辛,这不但是“劳心”活,更是体力活。这段时间编辑任务太重,让我一头扎进发现文学好苗子的工作中去了,一度牺牲了好多创作时间。

一九八六年,各地文学期刊如雨后春笋生长起来,期刊之间的竞争也越来越激烈,党的文艺政策也相对宽松,在刊物资金捉襟见肘的时候,几位编辑在文联领导的鼓励下放开手脚大干一场,刊物及时引入了武打小说、爱情小说、通俗小说、刑侦小说。由于改革开放,年轻人阅读兴趣越来越高,一下子刊物的发行量越来越大,我和几位编辑组稿、审稿、校对、跑印刷厂、打包、托运……中午只能在单位吃盒饭。我常常忙得腰酸背疼,晚上回家太疲劳,倒下就昏昏入睡,第二天还得早早上班,分头填写邮件,处理交换刊物。功夫不负有心人,刊物发行量一路飚升,由最初的几千份,上升到一万份、三万份、五万份、十万份,这十万份的任务,让我们通霄达旦也难以完成,于是大家商议,经市文联批准,向社会寻找发行商代理发行。期间,贵阳一家发行商有幸中标,成为《攀枝花文学》的独家总发行商。社会上青年人痴迷于武打爱情小说,刊物发行量再度攀升,十万、十二万、十五万、十八万、二十万,后来又加印十余万,登顶到三十万,《攀枝花文学》几乎占领了全国所有省市的文化市场。由于编辑们对商界情况认识不足,发行商托辞销售刊物回收资金困难,常常拖欠印刷款。没有办法,我和崔一贵下贵阳催款,商家一度捉迷藏,我们便扎下根住在贵阳,截流他来往账户的资金,终于要回十二万杂志款。这真是惊心动魄的一个月、忍辱负重的一个月,看来编辑不但要编好稿,还要把好发行关。

由于我全身心扑到编辑工作中,把编辑工作当作艺术生命的一部分,因而每年都获得优秀编辑称号,也得到作者的认可和赞扬。有一次,一位作者怕编辑重名人薄新人,使他的作品不被认可,他抱来一大摞诗作,让我看看他的作品如何。我认真看了这组诗,从中选了两首诗,说这两首诗不错,留下来备用。他说,老师我拿回去再修改一下。后来听别人讲道这位作者从国家级刊物抄录了两首诗夹到自己作品中,他要看看编辑会不会识宝,有没有眼力,原来我选中的正是他抄录的诗作。为此,作者称赞了《攀枝花文学》编辑的眼力和良心。

二十五年的编辑生涯,让我对做好编辑有了三点自己的认识:一是做编辑工作,一定要多读经典作品,提高自己的识别能力,做到眼高手高,既要具备伯乐相马的眼力,还要有画龙点睛的改稿笔力,不能眼高手低,看一切作品发现不了亮点,一味伏案 “屠龙”;二是做编辑工作,要有自己的取舍原则,我宁肯发三流作者的一流作品,也不发一流作家淘汰下来的三流作品,我认为这是当好编辑的试金石。为此,我曾退回各地诗歌名家和编辑寄来的作品。三是善于从写攀枝花内容的作品中淘金,认真履行市委、市政府倡导的两个面向:面向攀枝花作者,壮大本市的文艺创作队伍,让他们把刊物作为发表的初级平台;面向攀枝花人民和火热的生活,为攀枝花建设事业的发展摇旗呐喊。

 

词海冲浪

 

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开始,我已涉足诗坛几十年,有千余首作品变成铅字,有过数十首登顶国家级刊物和省级刊物的喜悦。就诗歌创作而言,二○○八年以前出过两部个人专集,《忘忧谷》《蓦然回首》,算是对几十年诗路历程做了个总结。

近十余年,若大的中国出现了风起云涌的歌潮,城市无处不飞歌,乡下无处不唱歌,电视无时不放歌,百姓无人不听歌。一首《常回家看看》令多少老人声泪俱下,一首《两只蝴蝶》令多少年轻人情丝缠绵,一首《涛声依旧》令多少人激情荡漾,一首《春天里》令多少漂泊者心潮逐浪。如此波澜壮阔的歌海一次次触动了我的神经,诗的阅读者为何这么少,而歌的受众为何这么多,中国歌词作品之丰富,题材之广泛,风格之多样,学校、媒体、广场、社区、集会、节日到处都显示了它的勃勃生机。我常想,在诗歌萎缩的今天,何不来一次华丽转身,来一场弯道超车呢?何不亮开自己的嗓子,弹出自己的音符,加入到这个队伍中去,何必一定要做一个诗坛的独行侠呢?在倾听和品味之余,我成了歌词之海的冲浪者,在浪花中绽放自己的美丽。

歌曲是听觉的艺术,创作一首好的歌词并非易事。它须寓深刻于浅显,寓曲折于直白,寓风雅于通俗,这就需要文学功底,需要捕捉本领,需要感悟能力,需要炼意功夫,需要乐感基础。一首百余字的歌词,看似脱口而出,不加雕琢,实则似沙里淘金,费尽不少心血。

我开始潜入自己的歌词世界,或依着床头苦苦思索,或在朝霞中捕捉灵感,或在纵横的田畴中耕耘,或在窗前蘸着月光写作,或在手写板上与心灵对话。歌词,我的情人,我和你有着苦恋的幸福,也有过失恋的痛苦,我和你有着手挽手漫步《词刊》的欣喜,也有过谱曲后未能引爆歌坛的苦闷。我想只要潜心创作,就有属于自己的美好的精神家园。

渐渐地,我创作的歌词作受到词界的关注。歌词《受伤的藏羚羊》一经发表,就得到著名歌词评论家吴广川的注意,当即在《词刊》撰文给予高度评价,称读后引人深思,令人振撼。词作《摘棉曲》引起了南京作曲家彭泽民的赞赏,他立即谱曲,请歌唱家演唱并制碟发行。最近创作的《高铁从我门前过》被作曲家周洪伟谱曲,被成都铁路局看中制成宣传片。从二○○八年退休开始,我在国家级刊物《词刊》上每年约有二十首歌词发表,迄今已经有约二百件作品在《词刊》上问世,我的无数新作也年年在省级刊物得以破土而岀,而且有近百首作品被全国作曲家谱曲。但我仍然诚惶诚恐,能有几首唱响全国呢?歌词写作成功要过三道关:一道词作发表关;二道谱曲关;三道演唱关。发表,这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歌曲只有唱出来才是王道。

这几年,我已经出版了两部歌词集,一部是《城是一朵花》,一部是《花开四季》,主要收集了近十年的作品,有对攀枝花五十年光辉业绩的岁月回眸,有对花城美色的诗意再现,有对百味人生的深情歌咏,有对平民百姓的灵魂挖掘,有生活淳风的轻轻吹拂,有山水风光的古朴诗韵,我深深爱着它们,我曾经为它们的命运一次次感动,甚至落泪。

 

责任编辑:张 莹  

 

相关阅读:
市文联组织召开党纪学习教育动员部署会 [2024-04-22]
十一届市委第六轮第一巡察组巡察市文联党组工作动员会召开 [2024-04-12]
市文联开展“书香花城·阅享共富”读书分享活动 [2024-04-07]
攀枝花市文联组织画家深入米易县丙谷镇护林村开展文艺惠民活动 [2024-04-01]
市文联组织干部职工观看电影《生命底色》 [2024-03-29]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欢迎第位访客

版权所有:攀枝花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攀枝花市东区炳草岗公园路6号附1号 邮编:617000

投稿邮箱:Pzh_swlxmt@163.com 联系电话:0812-3324435

本网站是公益性网站,本网站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
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ICP备案号:蜀ICP备1501775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