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文艺人物

杂技艺术家王彬
文章来源:2019《攀枝花文学》第2期  发布时间:2019-04-19
  

QQ截图20190419172059.png

 

  王彬从小被父母送去学习舞蹈,其目的不是为了成名,而是强身健体。

  王彬出生在攀枝花一个普通家庭。父亲靠一辆皮卡车拉货跑零活,母亲在酿造厂上班不久后该厂倒闭。一九九四年,王彬被送到市文化宫学习舞蹈。乖巧可爱的她,很快引起了老师们的注意。

  这一年,她四岁。

  回忆往事时,王彬母亲说,“舞蹈班的李老师告诉我,王彬学舞蹈有灵性。”老师简短的话,深深地印在王彬母亲的脑海里。凭借着优越的自身条件以及对舞蹈的热爱,一九九八年王彬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四川省艺术学校舞蹈系。父母捧着她的录取通知书,喜悦之情难以言表。

  那一年,王彬弱嫩的肩头背上离家的行囊踏上征程,开启了她那曲折的追梦之旅。

  

 

  那是一座山城,那里有日夜流淌的金沙江,那里的大树会在春天尚未到来时,绽放出一朵朵火红的、硕大的鲜花,那里有我的父母,有我的老师,有我舞动的身影……

  这些,就是攀枝花留在王彬心里的烙印。

  来到学校,这里有来自全国各地条件优秀的孩子。王彬发现自己的条件并不占任何优势。

  但是在这里王彬遇到了那个彻底改变她命运的人——四川省艺术学校杂技系王世全老师。王彬肯吃苦的劲儿,出色的基本功和优秀的艺术素质,都令他十分欣赏。在舞蹈班里,她身材较小,但身上却表现出一种超群的柔韧性。这可是一个练习杂技的好苗子。王彬被杂技系王世全老师选中,从此开始了杂技艺术之路。

  杂技艺术之美,需要几近残酷的磨炼。高难的动作往往达到了身体的极限,训练中还时常伴随着各种未知的风险,对学员的苛刻程度可想而知。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白天,高强度的训练不容王彬分心。可是一到夜里,身上的伤痛让她彻夜难眠,异常思乡。在无数个记忆犹新的深夜里,王彬眼眶浸着泪花,想着远方的父母,想着故乡熟悉的阳光气味,她昏昏睡去。

  第二天早晨醒来,等待她的依然是残酷紧张的训练。

  经过老师的精心打磨,加上王彬不服输的劲头,她很快崭露头角,一年后,王彬完成了单人杂技《柔术》的表演。随后,她多次代表学校参加各类文艺演出,十岁那年代表四川省赴新加坡、马来西亚进行国际艺术交流。

  毕业后。王彬顺利地考入部队文工团,她多次参加国内外各大杂技赛事并取得好成绩,十四岁那年,凭借精湛技艺在全国第六届杂技大赛中,斩获“全国十大杂技宝贝”的荣誉称号,勇夺“金狮奖”。随后凭借努力,王彬成功进入加拿大太阳马戏团,开始了长达五年的全球巡演。期间由王彬主演的《灯上芭蕾》获得“银小丑”大奖,并于二○一二年在中央电视台元宵晚会上演出。

  

 

  二○一八年八月,加拿大太阳马戏团带着《阿凡达前传》来到北京,掀起一轮新马戏热潮。王彬静静坐在观众席上,与观众或惊讶或欢呼的表情不同,她百感交集,心潮难平,陷入回忆……

  二○○五年,经战旗杂技团推荐,王彬被加拿大太阳马戏团选中。《灯上芭蕾》是王彬和团队进入太阳马戏团后的首演节目。因在日用电灯泡上展示高难度的杂技动作,该节目成为中国首例享有知识产权保护的艺术作品。它巧妙地将杂技形式技巧、武术轻功魅力、芭蕾表演形式、舞蹈灯光布景融合在一起。节目每每亮相,总会引发叫好。

  还有,《龙狮》晚会,风靡欧美演艺市场十余年,获奖无数。龙代表东方与智慧,狮代表西方与力量。龙与狮合在一处,寓意着“中西文化交融”的主题思想。节目在东、西方艺术与审美的巧妙糅融之间,呈现了一个超然于时间之外,以魔术主宰的世界。这台晚会的设计,以空气、土地、水、火为舞台元素,台上演员都是这些元素的子女,由开始的对抗、搏击,到后来理解、和睦,最后融合成相敬相爱的一家人。一次演出,因饰演空气的主角在演出中突然受伤,王彬临场受命,担任《龙狮》晚会的主演。以前的杂技表演都是团队合作,而这一次她要完全以舞蹈诠释表演,且要独自完成整台晚会的主角设置,“我是杂技演员,并非舞蹈演员,更何况,我已多年不练舞蹈,压力太大了。但没有这个角色,演出就不完整。通过大家的共同努力,我们完成了此次演出任务。”

  二○○八年大阪巡演,十八岁的王彬首次以主要舞蹈演员的身份登上《龙狮》舞台,她将时间漏斗传达的圆融理念完美展现,用“天人合一”的思想,诠释了角色的灵魂。表演大获成功,演出结束后,太阳马戏团艺术总监亲自为王彬献上鲜花。

  二○一一年,由王彬担任主演的《灯上芭蕾——季候鸟》,一举夺得第三十五届蒙特卡洛国际杂技大赛“银小丑”大奖,在这个杂技界最高规格的赛场上,王彬创新原有“单脚站”的动作上的表演难度,在底座演员上扬的脚尖上,以芭蕾为基础,单脚站立于宽度不足十厘米的脚心,同时融入“搬后腿”的舞蹈动作,完美展示了杂技与舞蹈的融合,赢得了包括摩纳哥王室在内的全场观众经久不息的掌声。

    在太阳马戏团期间,王彬同时胜任《龙狮》表演中的“空气”和“水”两个角色。《龙狮》演出五千多场,走遍世界五大洲一百多个城市,累计观众超过一千一百万人次,创造了太阳马戏团单一剧目全球巡演的辉煌成绩,王彬让无数外国观众认识到了这位技艺精湛的中国女孩。

  

 

  无论多么辉煌的舞台,都有谢幕的时候。

  国外巡演载誉归来,由于年龄和身体等原因,二○一三年王彬从成都军区战旗文工团杂技分团退役。

  几天前,在攀枝花竹湖园附近一个茶搂,笔者采访了回到家乡的王彬。在谈到退役时,王彬说,“这不是一时心血来潮,而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杂技,对人的年龄和体质都是有要求的……我在世界各地跑了五年,眼界开阔了。杂技艺术没有国界,在国外受到的重视程度,对比其它门类的表演艺术有过之而无不及。”

  谈到中国杂技,王彬感慨颇深,惊、险、奇、绝是中国杂技的特色,张扬了人类超越自我、勇于进取的精神,但早期的中国杂技重技术展示、轻艺术表演却是一种常态,专注于技术上的一决高下,会让演员压力倍增,容易导致失手和受伤。但同时王彬也感到欣慰,如今的中国杂技,面貌已大为改观,开始了从重技巧到重艺术的转变,并向戏剧化、综艺化的方向发展。

  告别时,王彬突然提出一个请求,让我写一个书单,列出部分中外文学名著,她要潜心学习,觉得自己从小到大不是训练就是演出,根本没时间好好读书。

  望着王彬,我想起了一篇关于她的文章,《无数的掌声和鲜花是对她职业生涯最大的肯定》,或许她早已记不清这二十年来演出过的场数,记忆中只留下了聚光灯的炙热和脑中熟悉的旋律,而每当有人问她来自哪里,她总是很骄傲的告诉对方,我是四川攀枝花人……

 

王彬演出及获奖部分情况

  王彬,女,汉族,攀枝花人,一九九○年二月二十日出生。

  一九九四年进入四川省攀枝花市少年宫学习舞蹈。

  一九九八年至二○○一年就读于四川省艺术学校杂技系,分别在一九九九年和二○○○年代表学校赴新加坡,马来西亚做国际交流演出。

  二○○二年进入成都军区战旗杂技团。同年在金狮奖第四届全国青少年杂技大赛上担任演员,参与节目,《顶之节奏》《网吊》分别获得金狮奖。

  二○○三年在全国杂技比赛西南片区担任演员,参与节目《艺术造型》在西南片区杂技比赛上获得金奖第一。

  二○○四年在中国吴桥杂技艺术节担任演员,参演节目《网吊》,并获得最佳表演奖。

  二○○四年在金狮奖第六届全国杂技大赛获得个人全国十大“杂技宝贝”称号。同年在金狮奖第六届全国杂技大赛担任演员,参与节目《花棍》《艺术造型》分别获得银狮奖。

  二○○五至二○一○年在加拿大太阳马戏团蒙特利尔的总部进行培训担任演员,随后参与太阳马戏团晚会《龙狮》进行五年的巡演,主要国家有西班牙、瑞士、比利时、德国、日本、澳大利亚、墨西哥。

  二○一一年在德国斯图加特国际马戏节担任演员,参演节目《灯上芭蕾》。

  二○一二年在中国中央电视台第十二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颁奖晚会担任演员,参演节目《双人吊环》。

  二○一二年在中国中央电视台元宵晚会担任演员,参演节目《灯上芭蕾》。

  二○一二年在云南昆明中国杂技家协会优秀节目晚会担任演员,参演节目《双人技巧》。

  二○一三年在“安德鲁·杨世界金曲音乐会”北京站,担任表演嘉宾,表演项目《吊环》。同年在加拿大卡尔加里参与国际马戏节担任演员兼队长,表演项目《灯上芭蕾》。

  二○一八年获得英国XPERT空中吊环国际教练认证。

 

 

 

作者:刘海军 

责任编辑:曾 兴   

 

相关阅读:
市文联组织召开党纪学习教育动员部署会 [2024-04-22]
十一届市委第六轮第一巡察组巡察市文联党组工作动员会召开 [2024-04-12]
市文联开展“书香花城·阅享共富”读书分享活动 [2024-04-07]
攀枝花市文联组织画家深入米易县丙谷镇护林村开展文艺惠民活动 [2024-04-01]
市文联组织干部职工观看电影《生命底色》 [2024-03-29]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欢迎第位访客

版权所有:攀枝花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攀枝花市东区炳草岗公园路6号附1号 邮编:617000

投稿邮箱:Pzh_swlxmt@163.com 联系电话:0812-3324435

本网站是公益性网站,本网站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
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ICP备案号:蜀ICP备1501775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