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文艺评论>>本土焦点

心中有诗心不老,岁月有歌岁长青——读《金吟雅韵》有感
文章来源:《攀枝花文学》2021年第1期  发布时间:2021-03-15
  

    唐宋时期,诗词就已臻于鼎盛,前人似乎已经将优秀的诗词写尽,但是,作为个体的人,其生命体验是不一样的,每个时代又有每个时代的主题,当一代又一代诗人将自己的情思注入到古典诗歌这个古老的躯体中时,它就又拥有了新的灵魂,焕发出新的生命力。

  读完唐超雄诗词集《金吟雅韵》,我感动于在如今物欲横流的快节奏时代,仍有人乐意沉浸于古典诗歌中,用传统文化滋养自己的精神生命。同时,我也敬佩于作者唐超雄先生在繁忙的工作和琐碎的生活中仍能葆有一颗诗心,用诗意的眼光去观察这个世界,用诗意的心去感受生活中的真、善、美。德国哲学家海德格尔曾说:“人应该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诗意地栖居”,反映的正是人类生存的一种审美诉求和艺术渴望,人就是要怀有一颗诗心,诗意地栖居于世,才能抵抗生活中无法躲避的琐碎与沉重。在这本诗集中,我看到的不仅仅是一首首诗,更是一个有趣的灵魂和一颗莹润的诗心。

  本诗集在我看来有三个显著特点:

  一是乡土风情,浓郁醇厚。诗集中有大量写攀枝花本土事物的作品,例如,写二滩、龙潭溶洞、苴却砚、方山诸葛营、阿暑达等等,为我们展现了一幅幅具有攀枝花特色的民俗风情图。作者在《务本桃花》中写到:“黑山俯瞰务本低,桃花灼灼映沟溪。二月乌拉满坡客,主人忙碌烹土鸡。”热情好客的主人形象跃然纸上,淳朴的民风扑面而来。登上攀花阁,作者感慨:“风光绝秀处,占胜作高亭。登临望大江,挥手扫浮云。浪涌千壑动,涛喧万山闻。钢花星辉映,百里不夜城。”挥手一扫,意境顿开,千山万壑,浪涌涛喧,动静结合,画面感十足。寥寥数语,便将攀枝花这座钢铁城市的形象点染了出来。

  二是贴近生活,情动于中。好的文学作品都是“情动于中而形于言”,载道言志,抒怀达意,情真意切而不矫揉造作。在这本诗集中,我们能感受到作者对生活的热爱,对人情的珍重,以及作为一名政协干部对时事民生的关注。在竹湖园喝茶,作者有感而发:“香茶邀友且细品,任他日月来如梭。”言语间透出 “一蓑烟雨任平生”的豁达自适。回母校西南大学参加同学聚会时,作者感慨:“重逢已过卅载,相拥感交加。人生万事非诗,何来骏业共赏,唯情满天涯。明日挥手去,还恋桃园花。”同为西南大学校友,读到这首词时我深有感触。岁月流逝,同窗情依然在,桃园的故事依旧鲜活,明日挥手去,相逢又几时?情动于中,自然流露。诗集中还有不少反映时事民生的诗歌,如《西南大旱、北国雪灾》《到青山村督导扶贫》《咏议政》等,体现了一位诗人心系民生的大胸怀与大格局。

  三是不拘一格,风格多样。这里的“格”既指格律,也指作品的体裁、风格。写古典诗词,难在“格”与“意”的完美契合,有时可能会因“就格”而“害意”,本诗集作品主要是以意为上,格律辅之,意到笔随,畅抒襟怀。诗作体裁多样,既有古风体,也有近体,既有词,又有曲,将古典诗歌多样的艺术形式之美尽情展示。本诗集以一首古风体《金沙夜月》开篇,洋洋洒洒,三百余字,将月下的金沙江与金沙江上之月色描摹得如诗如画,颇具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之神韵。写景的同时又将金沙江畔的人文历史与个人的情怀抱负融入其中,情景交融,层次丰富。同时,诗集作品的语言风格也多样,既有含蓄婉约,又有豪放旷达,既有平易质朴,又有幽微蕴藉。诗歌,是一种语言的艺术,多样的语言风格给人以丰富的审美体验。

  陆游曾说:“汝果欲学诗,功夫在诗外”,一本诗集,凝聚着作者的才情与智慧,也暗含着作者的人生阅历与感悟。作者丰富的人生阅历这一“诗外功夫”,让这本诗集更显厚重。而读者则可借助他人文字知意入境、悟情明理、观照世界、省察内心。

  曾有人问叶嘉莹先生,我们为什么要读诗词?叶先生说:“因为诗词让我们的心灵不死。”朱光潜先生也说过:“诗使人到处可以吸收维持生命和推展生命的活力,使人生不致干枯。”是的,心中有诗心不老,岁月有歌岁长青。我想,这也正是《金吟雅韵》这本诗集更深远的意义吧!

          作者:李敏         责任编辑:和建梅

相关阅读:
市作家协会文学创作不断取得新突破 [2022-08-23]
弘扬地方文化 助力乡村振兴 [2022-06-22]
攀枝花·内江两地文联开展文艺交流 [2022-06-20]
攀枝花市硬笔书法家协会第一次会员大会召开 [2022-06-13]
新时代攀枝花精神表述语面向社会征集结束 [2022-06-10]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欢迎第位访客

版权所有:攀枝花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攀枝花市东区公园路6号 邮编:617000

投稿信箱:pzhwyw#sina.com 联系电话:0812-3324435

ICP备案号:蜀ICP备15017755号-1